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農曆  十一月初六
首頁 > 港聞 >
即時新聞

九七回歸後 所有案件適用 梁游上訴失敗 官指釋法可追溯

[2016-12-01]

記者:伍凱瑩

高院早前裁定「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無效,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梁游不服上訴,高院昨頒布判詞,裁定人大解釋了《基本法》有關條文的原初意思,追溯力遠及九七年回歸後所有案件,香港法院無權裁斷「釋法是否修法」,因此判梁游上訴失敗,須承擔所有訟費。梁游曾明言必定會上訴至終院,昨日聞判後,卻稱需時考慮是否提出「終極上訴」,又憂慮若爭拗至終院仍無法解決修法及追溯力爭議,或會觸發人大第二次釋法。 

上訴庭昨駁回梁游就議員資格被撤銷的上訴,並頒令他們要支付今次上訴涉及的訟費,包括政府及主席梁君彥的訟費。高院原本預留今早處理任何一方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申請,但梁游昨稱仍要與律師團隊研究勝算和可能的上訴理據,希望法庭能待一兩日後再訊。

 


無權裁斷是否「修法」

 


上訴案由首席法官張舉能、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及上訴庭法官潘兆初共同審理,相比原審法官區慶祥,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判詞中就釋法着墨更多,直接指出人大解釋了《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原初意思,而有關解讀自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生效,適用於所有案件,變相認同釋法對所有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有追溯效力。行政長官有憲法責任去履行《基本法》,循司法覆核挑戰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以履行此憲制責任並無不妥。
就上訴方提出「釋法等同修法」的爭論,張官明言沒有司法管豁權,去處理人大釋法是否企圖修法這個議題,因為香港法院懸用普通法,內地則實行大陸法,沒有證據顯示內地所做的超越釋法範圍,而上訴方就此亦無陳詞。若根據人大釋法後的《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梁游在法律上已因拒絕宣誓立即自動失去資格並離任,容許他們重新宣誓在法律上不可行。

 


沒牴觸「不干預原則」

 


至於法庭應否介入宣誓風波,副庭長林文瀚稱法庭為了維護憲制規定而行使權力,不應被視為「捲入政治爭議」。法院具有憲法權力和責任,就立法會議員是否已履行憲法規定,以及不履行規定的後果作出審判,《基本法》在香港享有超然法律地位,超越立法機關,即使法庭基於維護《基本法》的憲法責任介入宣誓事宜,亦不會削弱三權分立,以及選民給予立法會議員的民意授權,所以沒有牴觸「不干預原則」。
上訴方雖然堅稱,拒絕宣誓而要面臨的後果,並非憲制規定的一部分,但上訴庭認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就宣誓形式作出規定,並透過《宣誓及聲明條例》第二十一條落實不履行《基本法》規定的後果,故宣誓本身已超出立法會內部事務及程序,法庭可就此作出裁決,立法會議員的就職宣誓亦不受「發言豁免權」保障。上訴庭補充,監誓者的看法和決定,對法庭來說具有證據價值,卻沒有法律上的約束力,若監誓者出錯,法庭不會袖手旁觀。
案件編號:高院民事上訴二二四至二二七——二○一六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