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農曆  十一月初六
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稱90年代譜浪漫親密關係 每月家用遞增 另年贈50萬 趙世光三奶爭產 揭包養秘書25年

[2016-12-01]

三奶爭產 趙世光 

本報訊

香港華光航業集團董事長趙世光於今年七月逝世不足四個月,即爆出爭產案。趙世光包養逾二十五年的「紅顏知己」劉園園,日前以名下公司日盈投資名義正式入稟香港高院,要求在趙世光遺產中「分一杯羹」,劉園園更首度承認自九十年代初已與趙世光相戀,發展「浪漫親密」的關係,趙世光由初期每月支付二萬五千港元「家用」,至○九年增至每月七萬元,劉園園認為過去二十多年均依靠趙世光供養,故她有權在趙遺產中得益,並將趙的遺孀何琍琍、「二奶」程秀麗及其子女等八人,全納入為案中的答辯人。

本報得悉,年約四十五歲的劉園園於八十年代,年僅十七歲便開始任趙世光的秘書,已婚育有兩女兒,丈夫早年因交通意外逝世,自此劉園園與趙世光的關係起變化,劉成為趙的「三奶」,她和兩女兒的一切生活費用完全依賴趙世光。劉於上月二十五日透過律師,以名下日盈投資有限公司名義入稟高院,將有權分享趙世光遺產的八名人士列為答辯人,包括何琍琍,趙式明,趙式平,趙式和,趙式慶,「二奶」程秀麗,及兩私生子女,趙式康和趙式珠等。
洋名Cindy的劉園園,更在入稟狀中「自爆」與趙世光相識、相戀的始末,甚至承認自己與趙世光有一段浪漫親密的戀情。劉指她於八十年代初期在華光航業集團旗下一公司任職秘書,直至九十年代初,二人開始私下交往,自此,趙世光主動提供經濟援助她三母女的生活,兩人無論在情感及精神上均互相扶持。
劉指趙世光生前曾許下諾言,會「一生一世」地照顧她三母女的起居飲食及供書教學一切的開支,甚至趙承諾在他死後仍會在財政上支援她們,趙世光由九十年代初每月支付二萬五千元(港元,下同)給她三母女,至○二年每月「家用」增至四萬元,就算趙世光於○四年首度中風後,都於○九年將「家用」提升為每月七萬元。趙世光於○七年至○九年除了每月的指定數額家用外,更每年一筆過支付五十萬元給劉園園;此外,當劉母病逝,趙世光更以「女婿」身分,花上三十五萬元為劉母購入骨灰龕位,○八年又為劉負擔四十二萬七千五百元的植牙費用,○九年又將放售石澳物業的五百萬元餽贈給她,趙更在特別日子,例如劉的生日或聖誕節,均為她送上十多萬元的禮物等。

 

聲稱獲贈三間公司

 

劉園園稱自○三年起,趙世光安排公司的房車接送她出入,直至○四年趙世光首度中風後翌年,趙即購入豪宅供她居住,並負責一切的物業按揭費用。○八年九月趙世光更一筆過透過日盈投資公司給予劉園園五百萬元,以付清豪宅的按揭尾數。趙世光分別於○六年九月二十日及○九年七月七日,先後立下「附屬遺囑文件」,將名下總值一千萬美元的三家公司(Alliance Carriers Inc,Perm Finance Company Ltd,及華光工程有限公司)贈予劉,以保障她下半生的生活費開支。趙世光生前立下的兩份「附屬遺囑文件」均由孖士打律師行辦理,並由兩位律師作為見證人。劉在入稟狀中指,趙世光生前打算餽贈的三家公司卻遭人蓄意攤薄公司值,以剝奪她的利益,當趙世光在一○年第二次中風後,成為「無能力人士」,其家人及公司委員會成員決定終止每月支付她的生活費用。劉要求法庭盡快成立遺產管理人,以調查停止繼續供養她的原因,並要求委任遺產管理人身分必須要獨立公正,與事件絕沒有利益衝突的中立人士。
劉園園表明她深信趙世光於○五年九月十二日立下遺囑,並附帶兩份涉及她權益的遺囑附屬文件,雖然她沒有親眼看過有關遺囑,她及代表律師先後向多名人士查詢有關「附屬遺囑文件」事宜,但至今仍沒有取得確實回應。劉現要求法庭下令各答辯人需要交代趙世光名下遺產的總額,當中包括物業,現金,公司,或其他資產詳情,以及遺產管理人須向法庭交代進一步的資產報告,以及頒令牽涉餽贈給她的三家公司現值等。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