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農曆  正月廿七
首頁 > 城市 >
即時新聞

指滕婦兩度轉房 不應考慮庭上行為 法官引導陪審團 分四階段作判斷

[2017-01-11]

本報記者

 

中國女移民滕秀金涉嫌謀殺丈夫黃棟並以毛毯裹屍案件,在安省高等法院庭審昨日繼續,法官開始向陪審團發表指引。在其指引中,法官為陪審團列出一個分四階段的判斷分析流程,並再三強調陪審團應以常識去評估證據和達至結論。滕秀金因不服從法官指示,在午後被轉移到另一房間作旁聽。

主審法官麥當諾(Justice MacDonnell)昨晨向陪審團發表退庭商議判決前之指引。他表示,陪審團要評估證人供詞和呈堂證據,以常識(common sense)達至一個結論。
「我是法律的判斷人,你是事實的判斷者。」麥當諾向12名陪審員說。
麥當諾謂,滕秀金沒有代表律師,他因此安排「法庭之友」的律師參加庭審,但該名律師並非滕之代表律師。陪審團不可猜測滕沒有代表律師之因由,此情況與陪審團商議判決是無關。

 

「證據須無合理疑點」

 

麥說,滕秀金曾聲言這項審訊是不合法,若然過程中有出現不合法的地方,他本人早已制止。麥又謂,雖然滕秀金因不服從他的指示,曾經兩次被轉移到另一房間作旁聽,陪審團不應將她在庭上行為納入考慮。
麥當諾亦提到兩大法律原則。第一,滕秀金雖被控一項一級謀殺罪名,但她是被假設清白無罪的,她在審訊中毋須證實自己的清白;第二,控方必須舉出證明「無合理疑點」(beyond reasonable doubt)之證據,來證實被告有罪。
麥指出,陪審團要從整體證據着眼,檢視當中要素。如陪審團確信是「無合理的疑點」,便要作出「有罪」之判決。麥亦講解「直接證據」(direct evidence)與「情況證據」(circumstantial evidence)之別,並強調兩者皆獲法律同等對待。
「在商議期間,讓『常識』為你們的嚮導。」他說。
麥當諾又為陪審團列出一個分四階段的分析流程。他稱,在第一階段,陪審團要確定「無合理疑點」黃棟之死是「他殺」(homicide)。如不能有此確定,陪審團便要作出被告滕秀金是「無罪」的判決。
在第二階段,若陪審團已確定「無合理疑點」黃棟之死是「他殺」,陪審團便要確定「無合理疑點」該宗「他殺」事件乃是「刑事殺人」(culpable homicide),以及是被告犯上此事。如不能有此確定,陪審團就要作出被告是「無罪」的判決。
在第三階段,若陪審團已確定「無合理疑點」該宗「他殺」事件是「刑事殺人」,陪審團便要確定「無合理疑點」該宗「刑事殺人」事件是「謀殺」(murder)。如不能有此確定,陪審團就要作出被告是「誤殺」(manslaughter)的判決。

 

「須探討被告犯案心態」

 

陪審團在這階段作判斷時,必須探討被告之心態(state of mind):被告導致他人死亡是想對方喪命,又或是要傷害對方身體,而被告是知道此舉可能會殺死對方,不論對方死或不死,被告是「不顧後果」(reckless)。而控方只須能夠證明上述兩情況其中一種便可。
在第四階段,若陪審團已確定「無合理疑點」該宗「刑事殺人」事件是「謀殺」,陪審團便要確定「無合理疑點」這是「一級謀殺」或是「二級謀殺」。陪審團在考慮是否屬於「一級謀殺」時,必須探討被告是否有計畫及故意,控方必須能夠證明兩者同存。如不能確定是「一級謀殺」,陪審團就要作出被告是「二級謀殺」的判決。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