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農曆  六月廿八
首頁 > 港聞 >
即時新聞

批評應先看事實 從政起碼有原則

[2017-03-20]

 文章見報當日,距離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還有不到一個星期。可能亦因此,不明所以、沒有根據的指控和謠言似乎愈來愈多。
例如,近日有報章刊登聲稱是來自「資深政務官」的公開信,指控林鄭月娥女士「五十步笑百步」,因為「當年她在庫務科管錢,同樣要求部門減開支,叫『資源增值計畫』(筆者按:簡稱EPP,歷時一九九八至二○○二年),削減的幅度是三年內5%,比「守財奴」曾俊華提出的(筆者按:即「0-1-1」方案)減幅更大」。這是典型不顧事實的「斷章取義」,為達到政治抹黑,「夾硬堆砌」新聞的示範:林太任職庫務科推出EPP,正值亞洲金融風暴,香港經濟及財政急劇逆轉、「周身唔掂」、樓價塌了最多近七成、失業率超過8%、政府收入四面受敵之時;相比之下,今天的財政儲備達一萬億港元,而且連續十三年盈餘,加上社會經濟需要龐大,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節約,實在有如林太所言,「點對得住市民」?
事實上,一九九八至二○○二年,香港通縮共12%,當物價水平下跌、打工仔要減薪,即使政府開支緊縮5%,實質服務(real services)其實仍有增加!相反,過去五年,本港通脹共15%,前財爺卻推出「0-1-1」方案,要求各部門削支2%(但公務員卻仍然按薪級點每年加薪約4%)之餘,即是把向市民提供的實質服務每年縮減近4至6%之多!更尤甚者,他還在通脹的環境中,把按通脹調整的金額抽起,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有膽說「所有可以推出的政策都有提供資源配合」,實令人嘖嘖稱奇。
該公開信中提到,「政務官的底是『不說謊』」。這點當然正確。曾俊華先生也是政務官出身,但自參選以來,卻就多個議題的立場都左搖右擺:
1. 政改及二十三條立法的先後次序:曾先生的政綱中完全沒有提及政改與二十三條推行的先後次序,卻在記者會(二月六日)上表明「一上任即盡快立法和重啟政改,冀二○二○年完成兩方面工作。」但其後(二月十三日)他為了爭取民主派的支持,說法就變成「兩者雖會同時起步,但完成日期有先後,希望政改如期完成,『無甚信心』在二○二○年前完成二十三條立法程序」。
2. 「八三一框架」︰曾先生宣布參選的記者會(一月十九日)上,指「八三一不是我們的立場,而是由內地帶入來,但貿然重啟政改,是相當不負責任。」到翌日(一月二十日)卻在電台節目上說「八三一框架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對我們當然是基礎」。
他的政綱中完全沒有提及「八三一框架」;但當天的記者會(二月六日)上回應記者問題時又指「八三一框架不能任意更改,不可能迴避」。一周後(二月十三日),他一方面說「八三一政改框架是法律一部分,將來都會有效」,但同時又說推動「無前設的政改諮詢」。
3. 二十三條立法:曾先生的政綱中提及「先易後難」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其後接受專訪(二月十五日)時卻說「先易後難是其中一個做法,專家小組亦可能會決定可以不同條文一同起步」。
4. 退保:曾先生的政綱文本完全沒有「全民退保」四字。事實上,是他成立的「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報告推算,政府最快會在二○二九年出現結構性財赤,並在二○四一年耗盡財政儲備。在這個基礎上,如果實行無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保,當然會令上述的結構性財赤加快出現。但有趣的是,為了爭取社褔界支持,他其後(二月十七日)又提出可以重新研究全民退保。
在人人都把「官員誠信」掛在口邊的今天,坊間仍未認真質疑曾先生的立場,筆者實在感到驚訝。更令人不解的是,高舉「反對小圈子選舉」旗幟的泛民選委,居然會「all-in」支持一個不肯承諾「先推政改,再為二十三條立法」、指「八三一框架」是「不能任意更改,不能迴避」、九年半以來主導政府「審慎理財」,緊縮開支的建制候選人出任特首——事實上,所有泛民政黨(包括一張現時全面支持曾先生的報章)幾乎在每年的預算案都猛烈批評前財爺為「守財奴」,對社會褔利、教育等缺乏承擔,到今天卻通通為他搖旗納喊,實屬奇景。
當然,選舉終究是政治行為。大家會為了政見、意識形態的不同,在鎂光燈下作公開表態。但講到要真正利民、為老中青三代謀褔祉,我們始終需要一個勤政愛民、熟悉政策、敢於創新、勇於承擔的人來當領袖。相反,盲目支持一些終日埋首形象工程,懶理實質工作及客觀理據,為了選票一味說迎合大眾的話,把立場、原則拋諸腦後,信口開河的政治演員所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由英國脫歐到美國大選都看得一清二楚。香港也要走上同一條路嗎﹖答案相信早已「寫在牆上」。

林奮強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