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農曆  闰六初七
首頁 > 社論 >
即時新聞

安眠成奢侈 全球一夢難求

[2017-03-21]

在每個人或長或短的一生中,正常情況下約需花費三分之一的時間用於睡眠。然而隨著社會發展與生活節奏的不斷加快,今天的人們,早已不再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生活規律。人在社會分工中角色的複雜化、生存競爭激烈程度的升高,以及各種富於感官誘惑的消遣的日益多樣化,都使得時間這一資源變得越來越稀缺。在一天二十四小時恆定不變的情況下,許多人自然而然地用延遲入睡的方式,來為自己「創造」出多一些時間。
現代科學研究已經表明,人從嬰兒期開始,睡眠質量已對生活及健康質量具有十分重要的影響。當黑夜來臨,能否睡個好覺,不僅關乎第二天是否精神抖擻、心情愉快,更會影響大腦保育、內分泌、免疫力及抵抗力的運行狀況,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
然而這種影響的過程由於通過肉眼難以觀察,加之人們在此方面的健康知識並不足夠,因而多數人一開始都不會認為睡眠不好是需要引起重視的問題,有的甚至以自己「能熬夜」為傲。
如今這種向「周公」伸手要時間的做法,是世界各國存在的普遍現象,而最主要的原因,莫過於工作與學業佔據了白天絕大多數時間。例如在日本,根據媒體曝光的數據,在這個以工作時間長、嚴重缺乏睡眠聞名的國度,全職人員的年均工作時間高達兩千個小時,許多男性員工不僅「朝六晚十一」地出勤,下班後還要與同事或客戶應酬暢飲至凌晨才回家休息。日本因而也是全球「過勞死」現象集中的國家之一。
美國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普利策獎」得主、記者愛德華˙休姆斯曾花一學年時間,在加州公立惠特尼高中體驗校園生活,在其之後寫成的書籍的第一章,他以「四小時睡眠,四杯拿鐵,四點零」形象地描繪了學生們日睡四小時、瘋狂學習及參與各類課外活動的現實圖景。
與日本與美國的情況類似,近年中國上班一族被迫長期加班及「過勞死」的現象亦日益增多。中國睡眠研究會今年對約六萬名十至四十五歲的人士展開調查後發現,這些受訪者睡眠的整體狀況不容樂觀,七成六的人入睡困難,其中逾一成三甚至感到入睡是一種「痛苦」。
由於缺覺,長期處於困倦狀態的人,其中長期職場及學業的表現都會受到影響,嚴重者甚至會導致交通事故等安全危害,或者重創自己的健康;而對整個社會來說,睡眠不足更會嚴重影響運行效率,造成經濟損失。
蘭德屬下子公司早前一項研究顯示,睡眠不足每年令美國損失逾四千億美元;日本每年損失一千三百八十億美元,以佔GDP比例來計,是七國集團中最高的。
如今在以「拚」聞名的日本與中國,相當數量的企業因陷入「加班—員工過勞—低效率—加班」的惡性循環,不得不重新審視如何改變方法,減少員工的加班時長,提升企業的工作效率。
實際上,不以合乎自然規律的方式作息,不尊重身體健康的自然需求,所產生的不良後果並不止於經濟損失。
中國近年有越來越多已婚的青年夫婦,苦於無法「開花結果」,在這一群體求子若渴心態的催谷下,各地生殖醫學中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通過醫學手段的「加持」,一些心急想當父母的青年夫婦固然可以達成心願,但若不改變半夜三更時分仍玩手機、在網上追劇的不良習慣,又如何能保證自己在孩子孕育過程中,能給孩子提供充分的健康基底與高質量的親情陪伴?
三月二十一日是「世界睡眠日」。當號稱文明不斷進步的社會發展到今天,倒頭一睡這一再簡單、自然不過的生活細節,都需要特別提出來加以討論、分析,並成為各國民眾都不得不面對的世界性問題的時候,社會及個人是否都應該反思一下:我們對待自己這副行走於世上的「皮囊」,是否沒有給予足夠的珍視與善待?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