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農曆  六月初五
首頁 > 中國 >
即時新聞

防盜的窗花 文化的印記

[2017-04-20]

窗花,被網民譽為中國十大國粹之一。記得小學上手工堂,一張正方的紅紙對摺、對摺、再對摺,用筆描出圖案,用心沿線剪下……好作品貼在課室的玻璃窗上「賀春節」。北方的窗花是喜慶的剪紙,而廣州的窗花則是防盜的鐵網,是奶奶口中的「鐵枝」「窗枝」。老家是中心城區的一幢三層連天臺的戰前小洋房,如今,雖「義大利批蕩」的外墻已補成了世界地圖,雖外飄的樓梯陽台已用了工字鋼加固;但鑲嵌在窗戶、大門的窗花,圍在樓梯、陽台的扶欄,從來不上油漆也仍在陽光下閃亮。
廣州,在中國城市近代化的歷程中起步早,與新興城市如上海等比更是個性獨特。上世紀的二十年代初,留學英美的建築設計師程天固,打破廣州上千年的城市格局;結合西方建築的流行文化,在地處亞熱帶的廣州,設計出以騎樓遮雨、趟櫳採光、窗花透氣的城市建築風格。民宅的異國風情,最大特點是在嶺南的滿州窗上,鑲嵌了西人用以防盜的「鐵枝」。開始還只是手指粗的呈一排,但慢慢就按耐不住了,單調的「鐵枝」添上了中國圖案……走在廣州老城區,老房子的窗花如同歷史窗口,透過「鐵枝」可窺探廣州故事的一二。
「豐收的糧食堆滿倉」,這圖案出現在中山六路的倉前街;明清的糧倉已成知用中學校舍,唯留一洋樓蹲在側。窗花,以數條「鐵枝」編織成兩個儲糧的囤圍,再順勢向外伸展,屈曲成吉祥如意的紋飾環繞四周;與掛在倉前街口的「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相映成趣。
東山的龜崗四馬路,小洋樓的窗花圖案抽象,仔細觀看再聯想,方發現「鐵枝」構成的乃是象徵軍人最高榮譽的「虎賁圖騰」,從而也透露了房東身份。
粵華街的華僑洋樓,窗花「開枝散葉」是成雙成對的「孖仔」;對稱的枝葉、初開的新蕊,樸實地祈願:落葉歸根、傳宗接代。
寶源路的西關大屋,「萬壽」窗花最接地氣:萬、壽、丁、才、桂、全,以及心心相印,是老百姓心底的追求:健康長壽、添丁發財、登科折桂、家庭和睦。
藏在大新路67號和69號窗花的「大象」,用「鐵枝」鉤勒成的精巧造型,告訴後人:廣州的大新路,乃曾是風靡國際的「廣雕一條街」。
越秀下街,三層的竹筒樓早成危房,但紅漆褪盡的大門兩旁,左右對稱的窗花格外別緻,「星月海浪圖」是屋主對靜謐和諧生活的嚮往。
譽名省港澳的中草藥商,早年在詩書路的老店舖,用近一吋粗的英國方鋼構造防盜網。在冷酷的結構中,也規中國人方想得出,用三毫米厚的鋼片蜿蜒曲折地敲打成柔雅的蘭草。英國鋼材含鎢,是二戰時期最優質的鋼材,故百年老房的窗花沒顯半點鏽跡。
有位朋友說過,「如果說廣州歷史建築是一首交響樂,廣州窗花就如同旋律中的美妙音符。」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問世的廣州窗花,肩負著防盜重任,陪伴了數代廣州人;蔓草、羊角、花瓶、漢字……沒經燒焊,全以榫、鉚和鉚釘、窩釘連接。冰冷僵直的鋼鐵,豐富多彩的圖案;以西方建材承載東方文化,「秀」出嶺南建築的實用藝術。「鐵枝」鉤勒的圖案,是廣州的文化印記,每個窗花都有屬於它的故事。現在,有的因老房子改造而被拆走了,更有的是知道了價值而被刻意收藏了。正逐漸淡出人們視野的窗花成為歷史的見證,凝固著城市的記憶,藏在老房子中,收在博物館里,靜靜地述說著廣州的過去。
蔚文 撰稿/攝影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