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農曆  四月初四
首頁 > 中國 >
即時新聞

受城鎮化衝擊 小學「減員潮」 加速席捲全國 鄉村「空心校」湧現 「除了缺學生啥都不缺」

[2017-04-21]

本報訊

 

河南駐馬店市某初中平均班額達109人、周口某小學平均班額達113人……最近發布的調查顯示,中小學大班額問題嚴重。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大量農村生源湧入城鎮,鄉村小學「減員潮」加速席捲全國,從山西、寧夏,到福建、重慶、湖南……一個班只有一名或幾名學生,甚至一個學校只有一個學生,「空心校」大量湧現,有農村小學校長歎息,「除了缺學生啥都不缺」。

山西五寨縣城旁的前所中心小學緊挨著縣城,硬件和配套設施齊全,有29名教師。唯一讓人覺得「不對勁」的是校園空空蕩蕩沒有人氣——全校目前只有一名小學生朱烘丙。「除了缺學生啥都不缺!」新華社報道,校長李寶林不由地感歎。該校無奈之下只好辦起了幼稚園,讓無生可教的老師當起了幼教。即便這樣,也只招來27個幼兒。

 

小學變幼稚園

 

前所中心小學只是一個縮影。距前所中心小學僅幾分鐘的車程的右所中心小學「更徹底」,一個小學生也沒有,也只好「幼兒化」。但小班、中班、大班、學前班,每班學生基本上掰手指頭就能數清。但「鼎盛」的時候,前所中心小學有160多名小學生,右所中心小學也有70名小學生。
山西呂梁市交口縣雙流鎮梁家溝小學,去年尚有「獨苗」一棵,今年徹底「清零」,不得已轉辦幼稚園。可校園裏空有嶄新的滑梯玩具,根本就見不到小朋友。「都到鎮上上學了!」村支書說。
當年白求恩搶救傷患做手術的呂梁市嵐縣嵐城鎮前莊村,全村700多口人,大公路穿村而過,離縣城僅10餘公里。但在前莊村教學點,看不到牌子,「校園」裏散放著黑乎乎的煤塊、各式農機具。在一間被電單車、破紙箱、舊課桌椅佔據得只剩1/3的「教室」裏,一名年輕女教師對著4名學生在上課。雖然只有4名學生,卻分成一、三、五3個年級,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複式班。
「農村變了,年輕人都外出打工,村裏留不住娃。」前莊村支部書記程潤珍透露,村裏現在一共有七八十個小孩子,除了4個在村裏、十幾個在鎮裏上學外,其餘五六十個都在縣城讀書,由家長陪讀。
「少數還在本地上學的,基本上都是大人沒能力接送的留守兒童。」嵐城鎮中心校校長李貴珍說。嵐城鎮曾是嵐縣縣城,經濟實力較強,而鎮上的嵐城明德小學已有百年歷史,拜山西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所賜,軟硬件並不比城區學校差多少,周邊不少村莊,包括前莊村的一些適齡兒童也到這裏上學。即便這樣,也避免不了學生絕對量逐年減少的命運。
「教學品質再好,人也不一定回來。」嵐城明德小學牛校長認為城鎮化的趨勢擋不住,家長只要有能力,就往條件更好的學校跑。
隨著農村中小學學生數量大量減少,如今農村的不完全小學、複式班,正在由過去的偏遠山區向城區附近遞進。新華社調研了解到,寧夏某地級市全市學生人數在10人以下的學校有120多所,佔全市農村小學總數的15%以上。福建永泰全縣有農村學校78所,其中只有一名學生的「單人校」就有19所。

 

大量生源湧進城鎮

 

城鎮化像勢不可擋的洪流,將鄉村孩子從鄉村小學推搡出來,湧進城裏的各所學校。重慶雲陽縣對部分鄉鎮5年內中小學生源流向初步統計顯示,15%左右的學生隨父母轉移到大城市讀書,30%的學生轉移到縣城就學,而轉移到相對較近、花費較少的鄉鎮中小學就讀的學生超過了一半。
位於京廣線上、《三國演義》裏龐統當過縣令的湖南耒陽,由於本地農民等外來人口進城迅猛,如今已成湖南城區人口最多的縣級市,城區學校也跟著膨脹,蔡子池中學因學生眾多,一度被當地人稱為「亞洲最大的初中」。
農村學生的迅速流入,造成不少縣城和中心鄉鎮中小學校出現了突出的「大班額」現象。小學標準班額為45人,初中標準班額為50人。重慶奉節縣公平鎮公平小學一年級招生的時候尚能嚴把標準班額關,但越往高年級,轉校插班生越來越多,六年級學生最多的班能達到70多人,學生課桌間隔不足60厘米。
湖南耒陽城區公辦學校小學平均班額72人,多的達83人;初中平均班額71人,有的甚至達78人。湖南省婁底市城區一所小學,前些年甚至不可思議地出現過「百人班」。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