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農曆  闰六初一
首頁 > 中國 >
即時新聞

初夏泰山春霧濃

[2017-05-18]

蔚文/ 撰稿

 

首上山東即登泰山,因老家小區大門所立的風水石人稱「泰山石敢當」。為與秋天的「登山洪流」錯開,卻也錯過了登頂遠眺的最好季節。泰山腳下四季分明,山頂卻三季如春冬如玉;剛剛脫下銀裝,晝夜溫差懸殊,初夏泰山春霧濃。三路索道通主峰,耆英登頂沒難度,盤山石階全由纜車一力承擔。在短袖T恤外加了件厚羽絨,騰雲駕霧在盤山天梯上空飄然而過,穿雲透霧見古木怪石鱗次櫛比,興奮登頂可「一覽眾山小」。
天柱峰上明成化年間重修的玉皇廟,是人們與天通靈的泰山極頂。原以為天亮方上山,即使錯過在迎旭亭等「泰山旭日」,也可在望河亭觀「黃河金帶」賞「晚霞夕照」;可惜登頂後的雲霧越發濃密,唯靠「極頂石」分辨東西南北。峰谷深幽,雲遮霧繞,聞聲魅影,調皮的惡作劇令山東朋友對粵語的「搏大霧」不解自明。「極頂石」的西北處有「古登封台」碑刻,記錄歷代帝王設壇祭天的盛事,「泰山安,四海皆安」。
東嶽泰山雖是「五嶽之首」,但論險不敵西嶽華山,論峻不及中嶽嵩山,論幽不如北嶽恒山,論秀不比南嶽衡山。
可泰山乃盤古開天闢地後其頭顱幻化而成,「泰山何其大,萬物都歸納,泰山何尊嚴,萬象都包含。一切宇宙事,皆作如是現。」石巒疊峰、高聳巍峨、雄偉磅礴。維多利亞港的晨霧再濃,太陽一出也即雲開霧散。可泰山艷陽不但沒趕走寒冷,反令錯落500至800米的峰谷潮氣騰升聚霧,繞峰埋谷,隨風追逐,戲弄遊人……極頂海拔1546米,「雲海玉盤」是著名的泰山四景之一。座座峰巒成蓬萊仙景,處處古蹟時隱若現;遊走古廟舊牌坊之間,彷如穿梭時光隧道。霧濃聚雲,雲厚滴雨,雨過天晴;鋪嵌平整的石板地泛著水光,頂峰極目的雲海綿延壯麗。雲中景緻瞬間百變,霧中留影乃考抓拍。
雲霧山中,漢柏淩寒、掛印封侯、唐槐抱子、青檀千歲、六朝遺相、一品大夫、五大夫松、望人松、宋朝銀杏、百年紫藤……古樹名木藏著千年百歲的故事,天賜的雨露漫山滋潤。散落石縫的迎春花明黃耀眼地隨風招搖;站滿枝頭的燈盞樹白花簇簇破霧綻放;奪目的紅葉叢伸腰展枝地在雲中姣艷;沾滿霧珠的燭焰松抽出淺褐新枝如聖誕裝飾;低調含蓄的老榆樹串串榆錢聚霧滴水;淡紫的梧桐花張揚地吊掛高枝向遊人招手;桃花源的粉紅剛謝幕,十八盤的泰山海棠繼裂嘴,再過數天便又紅遍山野……
最有欣賞價值,當然要數現存近兩千處的古石刻。帝王親題、名流留墨,文辭優秀,書體高雅。午後暖陽撩薄霞霧,緩緩和風吹散煙雲,為唐摩崖的石刻和碑刻披上輕紗。甩甩被打濕的頭發,擦擦被矇矓的眼鏡,昂首《天下大觀》,既欣賞通天花石,又飽餐妙絕書法。可惜,一些附庸風雅的拙作胡亂雕刻,濫竽充數的「搏大霧」之舉大剎風景。《五嶽獨尊》前排隊留影無可厚非,但漢武帝立的5.2米高《無字碑》前駐腳者寥乃無可奈何。
初夏泰山春霧濃,山麓卻呈艷陽天;陽光穿雲透霧尤灑大地,令堆疊在彩石溪的泰山石紋理斑斕似流水。被泰山雲霧滋潤了25億年的花石有靈性,被雕成辟邪的將軍「石敢當」立於街角、路沖或凶位牆腳……被幽默的廣東人用以戲喻「呆得紋絲不動的人」。簡化成石碑,碑額會雕獅首虎頭的圖騰,碑面不刻八掛圖案,也一定刻有《石敢當》或《泰山石敢當》。登泰山祭天佑國運,設石敢當為護家安;有泰山石敢當大將軍在,妖魔鬼怪當然不敢造次「搏大霧」。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