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農曆  十月廿六
首頁 > 娛樂 >
即時新聞

以畫接觸未知世界 張雲垚毛氈揮墨現剛硬

[2017-08-12]

文:黃佩麗 圖:譚志光

 

中國當代藝術家張雲垚首次於香港舉行名為《希冀之外,畏懼之外》畫展,於貝浩登(香港)承東畫廊展出13幅繪畫作品,大部分的畫作以石墨畫在毛氈上,將希臘神話中的人物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在大家眼前,在柔軟的毛氈上繪畫出剛硬的雕塑條,帶出另類衝突感覺。

張雲垚首次於香港舉行名為《希冀之外,畏懼之外》畫展,展覽名稱源自巴洛克畫家卡拉瓦喬的拉丁文座右銘「Nec Spe,Nec Metu」,張雲垚指卡拉瓦喬對他影響很大:「這句拉丁文的意思是『Without Hope, Without Fear』,是情感以外的一個空間,我覺得大部分人對這個空間不甚了解,我的作品是想去接觸這個大家都不知道的世界。」對他來說,畏懼是已知的,希望則是未知,正如潘朵拉的盒子釋放出世界上所有邪惡,但盒子最後還是留有希望,「我覺得最畏懼是沙士的時候,這是把人的生活殺死的病毒,威脅全世界的人類,而希望就是未來,但未來是甚麼呢?我們都不知道,有可能不是大家想像中般正面,要慢慢探索才知道。」


受餐廳毛氈啓發


張雲垚在今次的個展中展出13幅繪畫作品,大部分取材自希臘神話和雕塑的形體,將他們重新編織入他的創造之中,將那些原本固定而立體的雕塑,以另一種角度呈現出來,就好似《痕》(ZY4)這幅作品,主體形象是兩尊來自公元前1世紀的田徑跑手雕塑,「這本身是青銅雕塑,但時間久了,青銅會發黑,我看到的時候,第一個感覺是他們不是處於競爭狀態,左邊雕塑的眼神令我覺得他有一種驚恐的狀態,眼睛瞪得很大,當時我就一直看這個雕塑,又拍了一些照片,回到上海之後,再看照片覺得有很大的感覺,就把它畫出來,至於以黑白去畫這幅畫,就是因為這種情緒比較黑暗,以重重的黑色表達出來會較好。」張雲垚用來畫畫的「畫布」亦很特別,他選擇以柔軟的毛氈取代一般的畫布,他表示從2010年就開始使用毛氈,當初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有次到歐洲旅行,酒店的餐廳就是用毛氈作餐巾,「剛開始在毛氈上畫畫的確是有點困難,需要時間練習和掌握,現在已畫了近7年,可說是心應手了。」


鍾情畫人物雕塑


細看張雲垚今次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以雕塑作為繪畫對象,只有一張是人物肖像,這正是張雲垚的自畫像(ZY7),「這是我30歲時畫的,當時有留鬍子,感覺比較頹廢,這張畫亦有角色扮演的元素在入面,是以希臘的酒神為概念。」張雲垚笑言對畫人像興趣不大,還是喜歡畫雕塑:「真人就是一個活着的狀態,但雕塑是人塑造出來的人的形象,是一個活着的人塑造出來的一個人的形象,當中已經有他對這個人的判斷。」他認為這是一種現實主義,自己傾向畫一些已經存在、寫實的東西,至於他希望藉展覽帶出甚麼訊息呢?張雲垚直言沒有想過,但大家看完他的作品後有感覺、有反應才是最重要。

張雲垚《希冀之外,畏懼之外》
貝浩登(香港)
2017年7月7日至8月19日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