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農曆  十月初二
首頁 > 即時加國 >
即時新聞

陝西產婦自殺事件誰在撒謊?醫務人員:醫生並未建議家屬剖宮產

[2017-09-11 21:25]

产妇 剖宫产 自杀 

       陝西榆林產婦自殺事件繼續發酵。繼榆林市衛計局9月7日披露的調查結論稱醫院診療措施合理後,涉事的榆林第一醫院綏德院區(下稱榆林一院)相關醫生和助產士則對媒體透露,產婦自殺前,醫生並未建議家屬接受產婦剖宮產,此說與醫院兩次聲明的內容相左。
  醫務人員最新表態引發輿論強烈反彈。 9月10日,就醫生和助產士的言論是否屬實,財新記者撥通了榆林一院發言人的電話,對方答復稱醫院方面“正在開會研究”。
  醫院、醫生和產婦家庭對事實的陳述,哪些是真相,哪些是謊言,仍有待相關部門的進一步回應和信息披露。
  關鍵信息前後矛盾
根據榆林市第一醫院綏德院區9月3日在微博發布的聲明,26歲的產婦馬茸茸於8月30日入院待產,次日生產期間其因疼痛躁動不安,多次向家屬要求剖宮產,醫生、助產士等也向家屬提出剖宮產建議,均被家屬拒絕,最終產婦情緒失控,跳樓身亡。
  此言論將矛頭指向家屬,可隨後家屬發聲明推翻了院方說法。據馬茸茸丈夫延壯壯介紹,當妻子提出剖宮產要求時,自己作為家屬已經同意,是醫生說孩子馬上就要生了,不需要剖腹產。財新記者9月5日下午採訪馬茸茸母親,她也表示醫生說如果順產馬上就能生,家屬認為要和醫生保持一致。
  9月6日凌晨,醫院發出二次聲明,出示視頻證據力證產婦兩次下跪要求家屬接受剖宮產,並披露了當天記錄家屬拒絕手術的外科護理記錄單。但馬茸茸母親對財新記者表示,產婦當時是跪下是因疼痛難忍難以支撐,而非醫院所說下跪求家屬。
  一時之間,網絡爭議四起,馬茸茸的家屬受到輿論拷問。據《新京報》報導,從9月6日至7日,馬茸茸丈夫延壯壯收到了網友500多條謾罵短信和300多個騷擾電話。財新記者在9月6日、7日白天試圖聯繫延壯壯時,他的電話基本處於關機狀態。
財新記者採訪的多位產科專家均表示,剖宮產的實施需要符合相應的醫學指徵,並非產婦要求即可實施,如產婦患有子宮肌瘤等疾病,或在生產中遇到危及母子健康的情況等。醫生也有權根據實際情況和專業判斷,拒絕無醫學指徵的剖宮產要求,最典型的即生產中產婦因疼痛而要求剖宮產。就榆林產婦自殺案而言,醫生的診療措施是否專業、合理成為焦點。
9月7日,榆林市衛計局公佈了由榆林市委等成立的“榆林市綏德8·31產婦墜樓事件調查處置領導小組”(下稱領導小組)對該事件的初步調查結論,稱馬茸茸入院時診斷明確,產前告知手續完善,診療措施合理,搶救過程符合診療規範要求。榆林市衛計局還表示,此次產婦跳樓墜亡事件暴露出醫院相關工作人員防範突發事件的意識不強,監護不到位的等問題。但對醫院、家屬雙方爭議的剖宮產主導問題,調查結果並未明確解釋。
  直到醫生出面表態,令事件再次出現反轉。 9月8日,榆林市第一醫院綏德院區婦產科副主任霍軍偉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當時馬茸茸沒有出現需要剖宮產手術的硬性指標,因此雖然產婦要求剖宮產,醫生還是傾向於讓她順產,並讓醫務人員跟家屬溝通。事發當天值班的助產士張帆則表示,院方所說多次拒絕剖宮產,實為家屬在考慮了醫生意見即“宮口近全,產程正常”後,做出的順產決定,醫務人員按醫學術語要求,將其記錄為家屬“拒絕剖宮產”。
  而在9月5日《華商報》報導中,霍軍偉的說法是,醫生曾多次建議家屬實施剖腹產,但對方堅持順產。
  至此距離榆林產婦事件被媒體集中曝光,已過去了近一個星期,事態發展一波三折。先是醫院發聲明稱家屬拒絕剖宮產,之後家屬駁斥稱醫院的建議是“不需要剖宮產”,如今當班醫務人員的說法與醫院之前的兩次聲明又出現差異,更增添了事件的複雜性。不少人士認為,此事激發輿論炮轟家屬,令醫患之間的矛盾升級,實與醫院表態有關。
  醫院責任何在
  目前醫院官方、醫務人員、患者家屬這三方究竟孰是孰非,目前還有待榆林市委等部門成立的調查小組根據有關證據作進一步說明。而如果醫生、助產士最後一次公開發言屬實,那麼醫院在診療規範、告知義務、產婦照護等方面是否存在過失?
根據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產科學組制定的《剖宮產手術的專家共識(2014)》(下稱《剖宮產共識》),以及某些醫院披露的《產科診療常規》等資料,在生產過程和產科手術中,醫院責任包括,1、根據剖宮產的醫學指徵判斷產婦是否需要剖宮產;2、在沒有指徵但產婦要求剖宮產的情況下,給予專業判斷和酌情的備選方案;​​3、在生產過程中即時就異常情況進行干預,包括生產的障礙和產婦的情緒異常;4、在診斷時、術前均進行充分的告知及講解,並在術前簽署知情同意書;5、在緊急狀況下的剖宮產手術,應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分娩,並與各方良好溝通。
榆林院方微博9月3日和9月6日發布的聲明稱,當8月30日下午,馬茸茸和家人一同來到榆林市第一院時,彩超提示胎兒雙頂徑99mm,一般足月胎兒雙頂徑不大於90mm,據此醫院判斷胎兒經陰道分娩的風險較大,建議考慮剖宮產。
霍軍偉在9月8日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則進一步解釋稱,當時確實發現胎兒頭圍比較大,生產過程中致殘的發生率會比較高,但不是絕對的剖宮產指徵,如果家屬同意剖宮產,“我們可以剖”而正常分娩也可以。在得知了醫生意見後,家屬最終決定順產。
之後在馬茸茸的生產過程中,據霍軍偉回憶,馬茸茸沒有出現硬性剖宮產指徵,“但產婦堅持想剖”,於是就讓醫師與家屬溝通,溝通回來後據說家屬要求正常順產,拒絕剖宮產,於是就決定先觀察。 “不是說每個產婦都給她剖宮產,這對產科醫生來說是不對的”,《新京報》援引霍軍偉的說法報導稱。
  由於醫院尚未披露產婦病歷、醫囑單等資料,無法確證醫生的說法。按照霍軍偉所述,從馬茸茸入院到生產的整個過程中,醫務人員都已按照醫療規範,做出了專業診斷,並與家屬進行了溝通。
  但在應對產婦疼痛難忍的情況時,醫院是否給予相應的簡單處理措施,如止痛與給氧、注射鎮定劑等,還未可知。如據一份網上披露的某醫院2009年的《產科門診常規》顯示,在分娩處理過程中,當產婦存在某些異常情況,如“初產婦宮口開大2—5cm,精神緊張或疲勞可靜推安定10mg或肌注度冷丁100mg”。醫院是否積極建議類似解決方案,現有信息仍是空白。
而在產婦照護和心理疏導方面,財新記者查閱北京等省市衛生主管部門製定的行業規範發現,對於三級助產技術服務機構,一般產房助產士應不少於8名,且實行24小時負責制,分娩時應有2人以上到場負責全產程的母嬰監測及醫療保健服務。
  具體到每位助產士的工作職責,醫院會建立自己的待產室、產房工作制度。比如在北京某三甲醫院,該醫院產科醫生對財新記者表示,每個助產士管不超過兩個人,只要進入待產室或產房,醫生、助產士必有一人會在待產婦旁邊,每20分鐘聽一次胎心,每一小時或兩小時做一次內診,並適時給予安慰。
在榆林市第一醫院綏德院區,據霍軍偉透露,產婦和助產士不是一對一的,但醫護人員與產婦的比例仍是合適的,不存在人手不足的問題,而且醫務人員也會隨時給產婦聽胎心,觀察產婦情況。
  榆林市第一醫院綏德院區產科助產士劉麗則對媒體回憶了現場情況。 《財經》報導稱,她在事發當天8月31日約19時30分到達待產室時,裡面共有5名產婦,3名醫護人員。當時馬茸茸經過醫生安慰,情緒還算穩定,但不久又因為疼痛再次變得急躁不安,自己作為助產士只能反復安慰。
  而後報導引述劉麗回憶稱,因有位產婦突然出現緊急情況,大家趕忙處理,就在這個空隙,馬茸茸不見了。於是,醫護人員開始分頭尋找,等劉麗找到備用手術室時,發現馬茸茸半個身子已經在窗外,衝過去想阻攔,但只抓到了馬茸茸的衣服。
  至於產婦為何能兩次走出分娩中心,張帆解釋稱她是強行走出待產室的,當時有兩位醫護人員阻攔,跟出去把她勸回來了。但從醫院錄像看,馬茸茸第二次走出分娩中心後,緊接著就有醫務人員跟過來,而之前馬茸茸第一次走出分娩中心時,過了近10分鐘,才有醫務人員趕來。
按照一般產科的管理規範,前述北京三甲醫院產科醫生告訴財新記者,她所在醫院待產室和產房也集中設在同一區域,產婦快生的時候會很快送到產房,因此一般不允許產婦隨便出去,除非是產婦“不聽話老跑出來,鬧得不行堅決不生”,或者要和家屬商量事情,但這種情況一般需要有醫務人員陪同。
  關於醫務人員當天照護馬茸茸的更詳細情況,目前除外科護理記錄單外,醫院未披露更多證據,釐清醫院責任,尚有待調查組以及獨立第三方機構進一步充分而客觀的披露。

來源:財新網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