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農曆  八月初六
首頁 > 其他新聞 >
即時新聞

報告抨省府急增最低工資 恐5萬人失業

[2017-09-13]

本報記者

 

安省財政問責辦公室(Financial Accountability Office)批評,省府在2019年將最低工資調整至每小時15元的計畫,將令最少5萬名工人失業,尤其是新移民、兼職學生和剛踏入職場的年輕人。
報告主要撰寫人、資深經濟師Luan Ngo指,政府在18個月內將最低工資提高32%的步伐太大、太急促,現時領取最低時薪的人,約40%是25歲以下青年,其餘是兼職僱員為主。安省提高最低時薪後,支領最低工資的勞工人數由目前的52萬人,大幅增加至161萬人,佔總勞動力的22%。領取最低時薪的人,將有超過半數是全職的普通勞工。
他聲稱因薪酬調整並不是針對低收入家庭,估計提高的人工只有四分之一直接讓低收入家庭受惠。提高最低工資並非解決貧窮問題的有效政策。他說,調整時薪意味僱主在就業保險金、加拿大退休金和其他方面的僱佣開支都整體增加,有些企業會聘用人工較高但生產力也更高的工人,取代最低工資的工人,又或提高自動化程度,因而令最低時薪工作職位減少。
報告顯示,提高最低時薪將令勞工總收入增加1.3%,工人收入增加,消費也隨之增加,刺激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這些由於家庭入息上升所帶來的就業,會抵銷部分因調整工資所削減的工作職位。
酒店業和飲食業領最低工資的人最多,其次是零售業和農業,僱員人數少於20人的小生意也有31%領最低工資。他說,農業和零售業所受的衝擊最大,面對外國入口農產品和網上銷售的競爭,這兩個行業難以透過加價轉嫁上漲成本。
報告指出,以往的多項研究發現,加拿大就業市場與最低工資有極強聯繫。最低工資上升10%,年輕人就業便減少3至6%,新移民和年輕人承受的影響最大,是因為僱主會首先解僱沒工作經驗的人。依照省府提高最低時薪方案,直接影響6.5萬份工作。由於加薪幅度大和急促,對安省就業市場的影響可能更大。
勞工廳長斐廉恩(Kevin Flynn)回應說,安省經濟強勁令政府可以調整最低工資,工人增加的收入將帶動經濟,形成良性循環。他又說,企業應自行設法吸納成本增加,水漲船高,企業可以考慮加價。


倡循序漸進提高


安省保守黨黨魁彭建邦(Patrick Brown)抨擊說,最低工資應該要提高,但要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省府要企業將成本轉嫁消費者,反映對社會現況毫不了解。新民主黨領袖賀華絲(Andrea Horwath)則指摘,自由黨政府只是在最後關頭拉選票而罔顧小企業,如果早幾年開始調整最低工資,就可以有時間消化負面影響。
加拿大獨立商業聯盟表示,財政問責辦公室的報告證實了聯盟一再向省政府表達的意見,大幅提高最低工資將令企業裁員,以及打擊年輕人,省政府應該立刻叫停15元最低時薪的政策,進行經濟衝擊分析和全面諮詢後才作出決定。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