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農曆  十月初三
首頁 > 即時香港 >
即時新聞

黑心中介誘外傭離港做黑工 稱薪金高一倍實質三千

[2017-11-14 20:28]

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正調查本港中介公司,涉違規轉送傭工到外國當黑工,事件引來港府高度關注。有僱傭團體向《星島日報》爆料,兩三年前開始,本港已經有一成外傭中介大力推銷菲傭到俄羅斯、土耳其等地工作,並揚言薪金高本港一倍,故即使收中介費近八千元,至今仍能吸納過千人出走境外。亦有行內人直言,坊間有外傭中介會大肆在報章、社交網站等登廣告,甚至給菲傭兩三千元佣金,利用同鄉感情,騙其他菲傭外國正在聘請護理、文職人員等,實際是到外國擔任月薪只得三千元的「黑工」。

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周一表示,有四家中介公司涉利用本港作「跳板」,聘請菲傭來港後,再非法轉到俄羅斯、土耳其、蒙古等地工作,過程中收取轉介費二萬八千至四萬三千元不等,不過,有外傭到埗後,因無工作簽證,淪為黑工。特首林鄭月娥翌日即表示,若中介非法轉送來港外傭到其他地方,定必嚴厲打擊,但外傭中介紛指問題並非今日之事,甚至早在兩三年前已浮現。

勞工處曾檢控五家中介

香港僱傭公會主席陳東風是一家僱傭中介的負責人,兩個多月前,其公司介紹來港、工作了約兩個月的一名菲傭,突然向僱主請辭,稱要到土耳其做護理員,「那個菲傭說親友介紹了一家在港島的僱傭中介給她,可以安排到土耳其工作。」

菲傭來港工作前,須取得菲律賓政府海外就業證明的申請,以確保在外地工作時得到保障,發生事故亦有追究根據,但陳東風指,該名到土耳其工作的菲傭,只與外傭中介聯絡後,便直接走到外地,「以後香港的中介和外地僱主不理她,她就算生老病死都不會有人理。」

報章社交網大肆登廣告

事實上,勞工處早前已表示,一三年至今年十月底,處方成功檢控了五家涉及非法轉介求職者到境外工作的職業介紹所,以及撤銷或拒絕續發四家的牌照。陳東風得悉,三年前已經有本港菲傭出走俄羅斯、土耳其等地,人數為本港菲傭總數約百分之一,即有千多人會到外地工作,而從事相關活動的中介亦超過一百家,佔中介總數約一成,「中介擺明在網上、報紙吸引客人,從來都不是在地下進行。」

他表示,中介公司在門前貼上宣傳海報,大肆宣揚可助外傭到俄羅斯、土耳其等地工作,薪金可達到八九千元,高本港一倍,故即使轉介費達到八千元,亦不乏菲傭光顧;同時間,中介介紹菲傭到本港家庭工作,只能收取菲傭首月薪金的一成作中介費,利潤低得多,故轉介菲傭離港工作有價有市,「中介再向俄羅斯、土耳其的僱主收兩三萬手續費,收入便會高很多。」

多往俄羅斯土耳其

香港僱傭公會顧問伍斯傑更直指,俄羅斯、土耳其等國家,早向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菲傭招手,本港只是其中一個來源。就他所知,菲傭之中,有不少都具一定學歷,例如曾經修讀護理,但因家中經濟不景而未能完成學業,被逼擔任家庭傭工,有中介看準菲傭對事業心有不甘的心態,大肆宣傳,以外地正在聘請護士或文職工作為招徠,「誤信廣告資料的菲傭,結果就會去了外國做黑市家庭傭工。」

為求吸引菲傭「出走」,伍斯傑指,中介公司會在網上和報章上大登廣告,列明外地薪金可過萬元,簽約又包單程機票,「最後人傳人,就能做成生意。」另一招則是利用同鄉之間的互信,伍斯傑稱,熟悉本港情形的菲傭,會向新來港的同鄉「埋手」,不斷宣揚外地待遇好的訊息,成功吸引每名同鄉,可得兩三千元佣金,「(收佣的)菲傭每逢周日就帶很多食物,約同鄉去玩、唱歌,容易得到他人信任。」

聘「駁腳」假日維園推銷

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鄧建華也透露,有不良中介會在港聘請一些俗稱「駁腳」的菲律賓人,在假日到維園、皇后像廣場等菲傭聚集的地方推銷,「會周圍同姐姐講,話俄羅斯請家傭,人工較香港高三倍。」

他續說,菲傭繳付約四萬元中介費後,便獲安排以旅客身分前往俄羅斯,到達後再由當地「駁腳」接手,被送到一寄宿公寓入住,「裏面住滿同樣遭遇的菲傭,有人會安排她們做兼職家庭傭工,但人工並非之前聲稱般高,有時甚至無工開,而且不是合法工作。」伍斯傑也不諱言,菲傭被「騙」到外地,往往只得廣告所言薪金的七折,即三千元,而且還要向中介歸還一萬多至三萬元的轉介費,生活困難,「可能還被僱主扣留了護照,無法離開。」

偽造學歷 到埗做洗碗

香港印傭協會主席、super maid負責人梁慶基則說,本港小型中介在網上結識俄國等中介後,會合作在港吸納菲傭,也會助菲傭偽造護理、醫療等工作證明,以專才身分,進入俄羅斯境內,「整套服務收費兩萬八千元,包機票和各項手續。」他指,即使偽造文件「闖關」成功,菲傭到埗工作仍欠正當性,唯有慢慢再找工作,「一定要做黑工,清潔、洗碗、地盤甚麼都要做。」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